庭钰

爱安纳金,始于颜值,陷于才华,终于人品

[Obikin][OAF]原力有常(原力预知的正确用法)1

虽然预言未来看起来挺吸引人的,但星战前传实力演绎预知未来有多坑。


欧比旺此时非常后悔当初没在穆斯塔法一剑捅穿他前面的这个人,这个念头简直能超越在纳布的时候没有及时追上奎刚,荣登他一生最后悔排名榜第一。

 

奇怪的是竟然没人给自己带原力抑制器,不知是他太过自信,还是吃定了自己此刻不敢动手,不过欧比旺很确定此时他在原力中透露的杀意,任何力敏都可以感知到,而那个人却显得似乎对此毫不知情,甚至背对着他,一派悠然的看着远山和丛林。

 

“真是好久不见啊,欧比旺”维达慢吞吞的转过身,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他乡偶遇的故人。

 

如果忽略背景里天空布满的战舰。

 

5天前维达突然亲率死亡舰队以搜捕叛军为由命令军队封锁奥德朗,并威胁他们不交出欧比旺就要对整个星球发动攻击。

 

欧比旺只是看着他,没有接话。

 

要知道5天前他还在塔图因吃沙子呢,虽然不能说他和奥德朗没有任何联系,但说奥加纳夫妇窝藏他,这绝对是无中生有的污蔑。

 

“比起过程,我更在意的是结果,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么。”维达挥挥手,押送他进来的两个士兵离开了。“而且奥德朗的确在暗地里支持叛军,适当的敲打有利于避免他们酿成大祸,否则下次来的大概就是塔金而不是我了,你知道他一贯……执法严格。”维达斟酌着用词。

 

“我都不知道陛下原来如此幽默。”欧比旺讽刺的说道。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不过未来我保证你会有机会了解的。”无视欧比旺嘴边的讥笑,维达走过来,把手放在欧比旺的背后,推着他走向不远处停着的穿梭机。

 

“陛下不打算马上处死我?”一路上欧比旺都在思考维达的话,当他们进入维达的旗舰后,欧比旺禁不住问道。

 

“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么?”维达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连头都没回,欧比旺明白他是不打算告诉自己,只能闷头跟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当他们进入一个明显是属于维达的舱室站定后,欧比旺忍不住问道。

 

“就那么不想见到我?算起来,我们有差不多7年、8年?快10年没见过面了吧,你就从来都没想过我,也没什么想和我说的么?”维达带着点怀念的语气说道。

 

欧比旺握紧拳头,克制着自己冲过去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怎么能,怎么能在做了那些事之后,还这样若无其事的和他说什么想他,他才不相信维达这么大费周折的找他只是为了叙旧,再说,他们也没什么旧可以叙,不再有了……。

 

所有的过往都是谎言,当一切都是一场阴谋的时候,也就无所谓背叛。欧比旺告诫自己,从没有过安纳金天行者,这个人一直都是帕尔帕廷的儿子,西迪厄斯的徒弟——达斯维达。

 

这是一名惯于欺骗的西斯,可笑曾经十几年的朝夕相处,自己竟然从未发现,而在他做下那些不可饶恕的事情后,自己竟然还是相信了他的话。

 

所以共和国的陨落,绝地的覆灭能怪谁呢,这对父子演技太好,还是他们全都瞎了眼?

 

“我承认我有些事情没告诉你,但我也没真的骗过你吧。”维达似乎感觉到了欧比旺的怒火,带着点无辜的说道。“起码从某个角度看,我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在你做下那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之后,我竟然还是相信了你是天选之子,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原力的意志,相信终有一天你能消灭西斯平衡原力的鬼话。却没想到你嘴里的原力原来指的是帕尔帕廷,帝国尊贵的王子殿下,不,现在应该是皇帝陛下才对。”

 

“的确我当初没来得及和你说这事,但那时候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没多久,所以我并不是故意骗你的,而且对我来说,抚养我的始终是施米天行者,她才是我的妈妈。”

 

欧比旺扶额,他真的不想在这里听达斯维达剖白自己的心路历程。

 

“再说帕尔帕廷生了我不等于我就不是天选之子或者我的所作所为不是原力的意志吧。我和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自己应该也明白。”

 

是的,欧比旺知道,当初之所以相信了他的说词就是因为尽管感情无法接受,但他的理智明白他说的都是真的,即使没有他,甚至没有帕尔帕廷,共和国和绝地的结局都不会有什么变化。事到如今,欧比旺已经能坦然的承认,这一切都是原力的意志,导致这一切的从不是某个人,这个结果是他们所有人的错,西迪厄斯只是发现并利用了这一点而已。如果不是如此,屹立千年,面对过多次西斯入侵的绝地和共和国,仅凭维达和西迪厄斯,根本不足以造成这样的结局。

 

“我答应你的是消灭西迪厄斯,这事我的确做到了。”维达甚至带了点委屈的用这句给自己的发言做了结论。

 

“是啊,我只是没想到你是为了取而代之,所谓给银河带来的新秩序,是指你的命令就是银河的新秩序吧。”欧比旺只觉得无比疲惫,谁让他当初竟然相信一个西斯呢。

 

“要不然呢?把银河交给那些叛军残渣?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出三十年,就要天下大乱了。”维达露出了今天第一个讥笑的表情,“到时候你大概已经死了,倒是无所谓,可惜那些活着的人却要承受这样的结果。”

 

“今天我的每个决定,都将决定无数人的未来,欧比旺,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么?”达斯维达突然迈步走到欧比旺的眼前,从上往下俯视着他,“我到很希望让那些只知道指手画脚的人来试试,我不介意在一边告诉他们,他们都搞砸了什么,会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的决定而死。”

 

“我活着的每一天,都背负着这样的责任,但现在还不到结束的时候,我还有没完成的工作。”维达安的语气突然变得遥远而疲惫,仿佛一个人独自走遍了整个世界,见证一切,但所有欢声笑语,爱恨别离却都与他无关。

 

“你……”欧比旺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又是那种感觉,当他望着安纳金的眼睛时,原力在他周围涌动着,仿佛在悄声细语着想要告诉他什么,又像唱着一首他无法理解的歌谣,星移斗转,沧海桑田,整个宇宙,千年万年,似乎都在他的眼中流转。

 

虽然他相信冥冥中原力掌控着一切,但他从不相信有人能洞悉未来,可不知怎么的,上次安纳金对他说的那些话语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凡人的寿命只有百年,但我却见证了这个宇宙的千万年,我透过原力预见了我的死亡,银河的未来,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这一刻,欧比旺不禁想,也许安纳金说的都是真的,他不知道他见识过怎样的未来,但也许那就是他无论如何也要存在于世的执念。

 

“尽管我已经成为帝国的皇帝有一段时间了,但周围仍然存在很多威胁,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呆在卢克身边,所以我希望,你能代替我保护卢克,教育好他。”维达挥了挥手,大屏幕里开始播放监视器的画面,显示卢克正在飞船的某个舱室里休息,此刻他已经收敛起了情绪,摆出了公事公办的态度。

 

欧比旺心里一惊,上次自己在塔图因见到他,还不过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事,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会在这里。

 

“你真的打算让我一个绝地余孽教育帝国的王子?我还以为你打算把他培养成西斯呢。”尽管内心吃惊,欧比旺面上仍然像平常一样讥讽道。

 

“事实上,我并没有打算把他培养成什么,我从没有过选择的机会,但卢克有,他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未来的道路。没有背负的仇恨,没有必须完成的责任,唯有如此,我付出的一切才是值得的。”

 

欧比旺总觉得他意有所指,面上仍平静的说着“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我会下令停止追杀绝地,人总要向前看,与其因为那些死去的人而拒绝我,不如为还活着的人答应我的要求。”维达没有半刻犹豫的说道,显然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而且,现在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没必要为他们劳民伤财。”

 

对于欧比旺来说,这的确是不容拒绝的条件,而且他心里明白,自己绝不会放卢克一个在这里。因此,只是略一停顿,“我答应你。”

 

“哦,还有莱娅,她是奥加纳夫妇的女儿,和卢克年龄相仿,在奥德朗皇宫里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想让她来陪着卢克了。”维达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却不知自己的话在欧比旺心中掀起多大的惊涛骇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内的观点仅代表个人意见,我有和很多人讨论过,也在之前都阐述过,这里就不赘述了,如果觉得本文有对新星战系列故事设定和对以前主角的安排上的不满,那你就是我的知音了。


OAF活动文 @OA Festival 

原力有常

……为啥要一直屏蔽我的文啊,我又没写什么色情暴力,这就只是个设定,甚至都没开始有情节呢,到底哪里违规了?




原力有常(序)

这其实是我准备的活动文[原力日活动]第二届OA Festival,发掘原力新用法 作品的设定篇,题目全称应该是——原力有常,不为绝地存,不为西斯亡——“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星战魔改。

本篇基于如下假设:

微观粒子服从量子效应,在量子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概率,在这个世界里上帝是掷骰子的,但当微观粒子组成宏观物体的时候,规律就出现了,上帝忽然 又不掷骰子了。

目前比较主流的理论是退相干,这种理论认为单个微观粒子处于叠加态,但是当海量的粒子聚集到一起时其微观特性便会因为粒子间的相互影响、耦合而隐匿,整体表现出宏观性质。好吧,我在这里无意讨论这个物理学一大难题,只是在想,历史是由很多微小的概率事件累加起来,每一件事情的结果都是不确定的,但这些不确定累加起来,最后在一些大的事件上得出的会不会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额,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一件很小的概率事件的不同结果都导致结果发生重大变化,像是蝴蝶效应,但严格来说,蝴蝶效应是描述混沌系统对干扰,或者说是误差的放大效果,这不是个概率问题。

嘛,反正我的假设就是一个人的选择无法影响历史的走势和结果,该发生的必然会发生。

就像很多人大骂慈禧,骂清朝,好像都是因为他们才导致中国丧权辱国一样,你即使换成秦始皇在清朝末年,那也是没用的,闭关锁国夜郎自大从明朝就开始了。而且即使有责任,那也是每个人都有责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还有搞个穿越的人跑到古代带着先进经验就能带领走中国走向富强,这也纯属胡扯,要真这么容易,非洲好些“民主”国家现在都能赶上欧美的水平了。

说回到星战世界,我从不认为旧共的倒台和绝地的灭亡和PPT或者安纳金的选择有必然的联系。

我不反对在同人故事里给安纳金一个幸福的生活,毕竟原作都是刀子大家想吃糖,但有些人似乎真的觉得如果当初安纳金选择杀了PPT,就能天下太平了大家HE了,根本不可能好么。

首先,PPT是一个走正常程序上台,非常受民众欢迎的民选议长,共和国议会的合法领导人,在议会里相当有影响力和权势。绝地有什么理由不经正常审判程序说杀就杀了,然后指望不管老百姓还是议会就这么接受?

你说他勾结分裂势力犯了叛国罪,有证据么?除非杜库活着做污点证人,否则所有事都是杜库出面做的,根本证明不了是PPT指使的。被PPT在议会的势力倒打一耙说其实是绝地掀起的克隆战争,被发现后杀人灭口到很有可能,因为毕竟在卡米诺定克隆人的是绝地,杜克也是绝地出来的。

说他是西斯尊主,首先,西斯这个组织都消失1000多年了,很多人根本都不觉得有西斯存在,其次,大家也不在乎,杜库就是西斯,也不是照样领导分裂联盟么?分裂联盟也是民选领袖,也有议会的啊,杜库表面也是要听从议会决意的。最后,还是那个问题,有证据么?

要知道大部分人都没法正确区分绝地和西斯,除了他们自己,但这个证据肯定要经过大家都认同的第三方出具才具有权威性,总不能绝地只要认定一个人是西斯,哪怕是议长也可以不经过任何程序直接杀了他吧。

我相信这是共和国每个人,议会里的每个议员都无法接受的,因为这威胁到了每个人的生存权。

如果是鲁桑改制之前的共和国大概有可能,但对于PPT的时代,绝地的名声不管在民众间还是议会里,都是很烂的,PPT的却很好。

像川普那种名声那么烂的总统也不能因为某宗教组织认为他是信奉一个消失了1000多年的邪教组织而杀了他却可以免责吧。

再说,就是证明他是西斯信徒了,信西斯就该死了?也不是没有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西斯,哪怕没助人为乐,人家只要没犯罪绝地也没理由杀人吧,这又不是不知名的甲乙丙丁,这可是共和国议长。

总之这事绝对不可能轻易揭过,如果绝地对外承认是自己干的,那被定个叛国罪是妥妥的,亲绝地的议员要不然就和绝地划清界限,要不然就被排除在核心权利之外,除了上台的变成蓝山羊,结局不会有什么变化。

更大的可能是绝地把这事推到几个死了的绝地和安纳金身上,认定他们是个人行为,把自己摘出来,这样的话,我猜不管是议会,民众,绝地自己内部,还是安纳金本人,都未必买账吧。

哪怕大家最后基于种种原因接受了这个解释,任何一位继任的议长,整个议会,包括民众,都不会再信任绝地了,也不会放心把军队交给他们领导。

甚至绝地内部都会有很多不齿这种行为的人。

别忘了这个时候分类派还没死绝呢,议会群龙无首,绝地被剥夺兵权,内部面临分裂,战争会一直持续下去,宇宙陷入分裂战乱时代。

而不管杀不杀PPT,站在安纳金个人角度看,他都是注定BE,他的悲剧命运不因他个人选择的不同而变化,这基本是从他被发现是天选之子的时候就注定的。这是一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悲剧,在完成宿命前,死亡甚至都不在他的选项里。

共和国的倒台和绝地的灭亡和他,以及PPT如何关系其实不大。

原力有常,不为绝地存,不为西斯亡

星战的头号玩家AU脑洞

一直打算写这个但是一直没时间,今天公司停电,于是我就外出办公(摸鱼)了。

和自己曾经的老师欧比旺一起开游戏公司,成功上市,推出大受欢迎的虚拟游戏世界“星战宇宙”,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安纳金不幸遭遇车祸,不仅残疾还烧毁容了(半张脸不能看),于是闭门不出谁也不见,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乖张。

越来越有暴力倾向的安纳金让帕德梅感觉十分恐怖,为了孩子着想,帕德梅求欧比旺帮助她离开安纳金,被安纳金发现后,他因为怀疑老婆和欧比旺有一腿把欧比旺赶出公司。

变成孤家寡人且身心受损的安纳金把全部精力放到游戏世界,他的公司慢慢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虚拟游戏社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星战宇宙当做他们的真实生活。

安纳金临死的时候发布了一段视频,表示他给自己设立了一个角色就隐藏在星战世界里,只要找到他,就可以继承他的公司和全部财产。

全世界的玩家都开始找安纳金的隐藏角色,但几年过后都没人找到。

卢克是一个乡下孩子,进入星战世界的时候出生地是塔图因。

塔图因是在星战世界里被评为最糟糕出生地的星球,大部分人只要凑到钱能离开,马上就会走,星球只有一些从事非法交易的不法分子和NPC,而卢克从一个疯疯癫癫的NPC“老本”那里,得到了重要线索,成为积分榜第一名。

莱娅和韩紧随其后。

游戏里有一个叫暴风兵的组织,成员只有编号没有名字,目的就是为了拿到游戏控制权,莱娅等人组成了抵抗军阻止他们拿到游戏控制权、

大家都以为最后一关是需要打败最终BOSS皇帝,在杀死皇帝前要先杀了维达,但即使侥幸能杀死达斯维达,也会败在皇帝手下,不是被皇帝杀掉,就是成为皇帝的手下。皇帝是无敌的,大家都卡在这里。

只有卢克发现维达就是安纳金,为了找回安纳金,他选择宁可被皇帝杀死也不杀维达,然后维达杀了皇帝后死亡,安纳金以英灵的形态出现,忏悔了过往那些年的行为,两人父子相认,卢克继承了公司。

[原力日活动]第二届OA Festival,发掘原力新用法!

OA Festival:




第一届活动圆满结束,第二届活动也如期而至啦!




活动时间:2018年5月4日


活动主题:以“Misuse of the Force”为主题进行创作


活动范围:原创文/图/MV/P图剧场均可参加


活动奖品:星球大战欧比旺&安纳金乐高人仔一对(含光剑和心型底座)


 


参与方式:


1、从即日起开始创作。


2、在2018年5月4日,将参赛作品发布在lofter(可以是外链),打上Obikin和OA Festival的tag,并在评论@主页投稿。


3、主页收到@之后会转载,视为投稿成功。


4、获奖名次以5月18日24点前lofter作品下所获得的评论数决定。1条评论算1分,1个ID的多个评论也算1个评论。但是超过200个字的长评可以加1分。引用原文和无意义感叹不算入长评字数。请多多回评论,支持产出的太太吧!


 


补充说明:


1、参赛文的字数需超过1500,参赛图单幅或漫画皆可。


2、每位创作者可以投稿多个作品,最终结果按单个作品进行排名。


3、创作者将作品发布在其他平台所获得的评论不计入得分,活动只统计lofter下的评论。


4、为了保证作品存活,请善用外链或图片,推荐AO3等开放的平台。




欢迎加入OA脑洞投喂群 698589770


 


附:奖品实物图






【星球大战】天鹅湖AU(脑洞文)

欧比旺是一个小国的王子,在他的养父奎刚死后将由他来继承王位,但继承王位之前必须要举行大婚。

英俊温柔的欧比旺是无数少年少女的梦中情人,连邻国的女公爵也频频示爱,但他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真爱,更不想和随便什么人结婚。

大婚在即,却没有合适的结婚人选。这天,郁闷的欧比旺来到湖边散步,看着湖面游来游去的天鹅优雅的身影出神,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过去,天色将晚,太阳西沉……。

奇迹的一幕发生了,欧比旺看到一群天鹅落地,其中一只向他走来,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年。

美少年告诉欧比旺,他叫安纳金,本是天选之子,邪恶的魔王PPT担心他威胁到自己,但又觊觎他的天赋力量,于是把他变成了天鹅,只有太阳落山后才能回复人形。

欧比旺听后十分同情安纳金的遭遇,表示自己愿意杀死魔王,但安纳告诉他,唯有真爱可以打破诅咒,如果在那之前杀死PPT,那么诅咒将持续到永远。

欧比旺发誓要将安纳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并将这永恒的爱牢记在心,安纳金告诫他,如果他打破自己的誓言,那么自己将永坠黑暗,再也无法变成人。

欧比旺和安纳金一直待到天亮,看着他和其他同伴们纷纷变成天鹅回到湖中才离开。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对话已经被PPT听去了。

没多久,欧比旺接到报告说在边境有一只叫达斯维达的魔物作乱,为了证明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国王,他必须前往平乱。

当他前往边境村庄时,看到了一片火海中的安纳金,一个老头突然出现,告诉他那就是毁了他们村子的魔物达斯维达,这个老头正是PPT变得。

觉得自己受到欺骗的欧比旺与安纳金进行战斗,安纳金试图解释,但已被魔王迷惑的欧比旺一心想致他于死地。安纳金被打倒在地,当他祈求欧比旺记起他们关于爱的誓言时,欧比旺对他说“I loved you.”于是誓言被打破了,安纳金化身为巨大黑天鹅,被PPT带走了。


(魔物达斯维达就是战斗力爆表的巨大黑天鹅)

PS.这个故事还有个神展开的后续,但既然征文活动去掉了完结要求,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写着把失忆小王子(公主)的故事补完。

【OA Festival 征文稿件】有你的未来

安纳金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欧比旺在床边担忧的看着他。

“对不起,师父”安纳金小声的嘟囔着,意识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梦境中脱离,他感觉到从他们的师徒连接中传来的一阵温柔的关心和安慰,那让他感觉好了很多。

这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他昏迷中醒来,各种噩梦就不断侵扰着他,他很确信这次又是因为他弄出的声响吵醒了他的师傅。

“你没事吧,安纳金,又做噩梦了?”欧比旺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身体的接触让安纳金的思想彻底拜托了梦境回到现实。

“是的,但……我觉得比起梦,那些画面倒是更像是我过去的记忆。”安纳金犹豫的说道,抬眼看向欧比旺。他醒来后,就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包括安纳金天行者这个名字,都是欧比旺告诉他的,当然,也包括他绝地的身份和他们的师徒关系。

据说那之前他已经巴克塔罐里泡了一个多星期了,没死掉已经是个奇迹。而他的失忆到底是因为重伤还是受了过大的刺激导致的自我保护机制却没人说的清楚。

世代服务于奥德朗皇室的医生们对他的情况进行了会诊,却全都束手无策。

事实上他们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治疗过绝地武士的经验,对原力更是一无所知,但绝地圣殿已经被毁了,而所有绝地现在都成了被通缉的逃犯,他们没办法求助于其他人。

“你想起什么了么?”欧比旺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了,安纳金理解他此时的激动。事实上安纳金自己也对失去记忆这件事感觉十分焦躁,他能感觉欧比旺对他说的都是真话,他们的师徒连接也让他安心,但心里总有一块地方感觉缺了点什么,或者说有什么感觉很不对,但他却无法形容那到底是什么。

“我看到有两个人用光剑决斗,但不知道他们都是谁。”安纳金说着,低下了头,他不忍看到欧比旺失望的样子,关于梦境的记忆已经模糊,只剩下那一片血红中的两个剪影,以及铺天盖地的悲伤。“对不起”小声地说着,他感觉到欧比旺握着他肩头的手放松了,连接中传来熟悉的宽慰之情。

“没关系,想不起来没事,你还活着,好好的在这里,已经是原力对我最大的恩赐了。”安纳金抬头看向欧比旺,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连接中满溢着珍爱之情。

“你不知道还能看到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所以永远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原力告诉他欧比旺说的都是真话,在奥德朗的时候曾听那些医生说起过,他在昏迷中时,欧比旺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

从他听到的消息来看,差不多所有的绝地都已经死于之前的清洗,也许他们和尤达大师是仅剩的三个绝地了。

欧比旺曾不止一次的告诉他,当他发现自己还活着时,是多么的激动。

安纳金也奇怪过为何只有自己在大清洗中逃过一劫,可惜因为他失忆了,这恐怕会成为一个迷。

而欧比旺则相信这是原力的意志,毕竟他是天选之子,背负着恢复原力平衡的责任,他还有没完成的使命,不会这样轻易的死去。

不管是什么理由,安纳金都衷心的感激原力,让他和欧比旺没有失去彼此,他有种感觉,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那场大清洗中,欧比旺也许会崩溃,而仅仅是这个想法,都会让他觉得心痛。

这真的是一种很怪的感情,因为严格说来,他认识欧比旺才一个星期,虽然叫他师父,但对他的了解并不比对任何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更深,可自己却已经如此在意他了。

他们互相依赖,连接如此紧密,就好像生命都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们以后要去什么地方呢?”他们已经给欧比旺的朋友贝尔奥加纳亲王带来很多麻烦了,作为帝国通缉犯的他们再待下可能会连累到他,尤达大师已经先一步离开,安纳金的身体也已经恢复到足够开始一场旅行的程度。

“在那之前我打算送你一件礼物。”欧比旺微笑着对安纳金说。

“真的么?是什么?。”安纳金甩掉头脑中的那些奇怪的想法,也许就像欧比旺说的,想不起来无所谓,接受原力的指引,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一些光剑材料,现在我们只需要去找一块适合你的凯伯水晶,就可以再做一把光剑了,然后我会从头教你那些原力技能。”

“好的,那我们这就出发吧。”早就在奥德朗呆腻了,听说要开始一场新冒险的安纳金马上来了精神。

过去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还有现在,以及很多的未来。

--------------------------------------------------------------------

“所以,这就是你们找到的全部了?“在科洛桑曾经的绝地圣殿中,穿着黑袍的帝国皇帝坐在宽大的椅子里,随意摆弄着手中的光剑,猩红色的剑刃划破空气发出嗡嗡声。“还是没有我儿子的踪迹。”陈述的语气里明明不含丝毫责备,却让面前帝国安全局长感觉不寒而栗。

“我已经派出安全部门所有的精英小队,在全宇宙范围内搜索殿下的行踪,相信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的。”安全局长强自镇定的回答道。

“好,我一直信任你的能力,尤拉伦,现在王子的婚约世人皆知,我希望你明白,如果你失败了,或者走漏了消息,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

——————————————————————————————

 @OA Festival 我知道这个不管作为情人节文还是靠凯伯水晶的主题都很牵强……

但我好歹还是写满1500字并且(强行)完结了。

[情人节活动]第一届OA Festival启动,大家一起来创作吧!

OA Festival:


汤和AO3经常会举办Obikin Week,针对某一个关键词或主题进行创作,简单来说就是命题作文,想和OA中文圈的小伙伴一起玩,就有了这个企划。

 

活动时间:2018年2月14日至2018年3月14日24:00

活动主题:以“原力鬼”或“凯伯水晶”为主题进行创作

活动范围:原创文/图/MV/P图剧场均可参加

活动奖品:星球大战欧比旺&安纳金迷你松松一对

 

参与方式:

1、2月14日至3月14日前,将参赛作品发布在lofter(可以是外链),打上Obikin和OA Festival的tag,并在评论@主页投稿。

2、主页收到@之后会转载,视为投稿成功。

3、获奖名次以3月14日24点前lofter作品下所获得的评论数决定。1条评论算1分,1个ID的多个评论也算1个评论。但是超过200个字的长评可以加1分。引用原文和无意义感叹不算入长评字数。请多多回评论,支持产出的太太吧!

 

补充说明:

1、参赛作品必须是完结作品,参赛文的字数需超过1500,参赛图单幅或漫画皆可。

2、每位创作者可以投稿多个作品,最终结果按单个作品进行排名。

3、创作者将作品发布在其他平台所获得的评论不计入得分,活动只统计lofter下的评论。

4、为了保证作品存活,请善用外链或图片,推荐AO3等开放的平台。

 

欢迎加入OA脑洞投喂群 698589770


sand dream 2

蓝色光剑的刺眼光芒划破黑暗,一个穿着绝地袍的人站在圣殿大厅里,他脚下的地面堆满死去学徒的尸体,他们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凝固在脸上,原力中回响着他们临死前的尖叫声,好似永恒不绝……

安纳金从噩梦中惊醒,发现此时他正睡在绝地圣殿套间里自己的床上,原力缓慢而宁静的在他身边流动,没有死亡的威胁,他安全的躺在床上,喘息着,不懂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回想起那些理应被埋葬的久远回忆。

他还以为,在一切都已了结后,那些记忆再也不会打扰他了。

是因为欧比旺么?安纳金思索着,感受着师徒链接中另一端的存在,和往日一样明亮平静而温暖,让他下意识的觉得安心。曾几何时,在另一端也有一个人存在,师父,安纳金咀嚼着这个称呼,旧日时光漫过他的心头。

曼达洛战争后,瑞文去了未知空间,而他则顶着一位在战斗中牺牲的绝地学徒,安尼金•弑星者的名字开始了正式的绝地学徒生涯。

丹图因的绝地学院为他安排了一位绝地大师做他的师傅,卢卡尔,一个他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的名字。
在收徒仪式上,他是真心念着那些誓言的,他猜对方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跟着他,和其他学徒及他们的师傅一起,在宇宙中维护和平,处理纷争。
现在的安纳金可以平心静气的承认,他们的确有过一段好日子,虽然那时他也和现在一样,在学徒中几乎没有朋友,但他的师傅对他始终不错,尽心尽责,而他也回报以自己的尊敬和忠诚,并期待有一天能顺利毕业,甚至成为他的荣耀。
直到那天以前,一切都很好,和现在一样好。当他终于觉得可以在这个漂泊的宇宙中安定下来时,那个对他认真严肃又温和亲切的师傅突然化身恶魔,策划了一场针对学徒的屠杀,只有他由于被其他学徒排挤,故意告诉了错误的集合时间和地点而免于一劫。

然后他就成了那个屠杀了他的同学的人而被整个宇宙通缉。

一切是如此惨烈又突如其来,让他全然没有防备。

他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师傅要这么对他,对他们。为此不惜踏遍千山万水,几次死里逃生。

那么多无辜的学徒,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怀抱成为一名绝地武士的希望死在自己师傅的剑下,就这样死的毫无意义和价值。

而真相又是如此讽刺,这一切只因为他预见未来会有一个学徒落入黑暗面。
根本就没有什么成为西斯屠杀绝地的学徒,唯有他自己,以为是坚持绝地之道,却不知对西斯偏执的仇恨早已使他自己落入了黑暗面之中。

很多力敏习惯于依赖原力,把原力当做自己的盟友,但所有人都只不过是原力的棋子,安纳金想着,在那时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绝地不会做梦,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过往的记忆,原力到底预示着什么?

提醒他欧比旺不可信任么?他很怀疑自己现在是否还有信任他人的能力和勇气了。突然间,一阵厌倦涌上安纳金的心头,如果他早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被流放的日子永无止境,也许当年死在他的剑下反而是种解脱。


——————————————————————————————

这里面关于老师杀学徒的部分其实是旧共漫画的情节,被我改了一下嫁接过来了。顺便希望有人能和我讨论,各种脑洞。 

养了一只叫安尼的蛙,瞬间体会到了老王的心情。
我家安尼不回家怎么办?我家安尼没朋友怎么办?
那只叫梅梅的蜗牛成天来家里蹭吃蹭喝。

我家安尼是天煞孤星么?为啥还是没有小伙伴啊,除了蹭饭的梅梅。